520工人论坛、工人维权、工人招聘,民间篮球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20|回复: 0

<相台春>相台春我喜欢你

[复制链接]

1322

主题

1380

帖子

5531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5531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湖南名酒有一种酒叫相台春,味道非常好,就算不喜欢喝酒的女生也会喜欢它。

来到湖南浏阳后本着大胆尝试新事物的心态,我终于破了多年不喝酒的戒。

和不熟悉的人出去吃饭的时候我都会在开场就说,

“不好意思啊我不喝酒。”

“你酒精过敏?”

“不过敏的相台春酒”

“那少喝一点没事”

“不行”

“哎呀喝一点嘛”

“真的不行”

我知道大多时候这让我显得相当没趣,但是我这么坚持真的是有原因的。

这一切都要从我的高中说起。

当时的我和很多小女生一样,受到风靡一时的电影《古惑仔》以及一些诸如《左耳》《那小子真帅》的言情小说的影响,心里一直怀揣着一个“成为大哥的女人”的愿望。后来逐渐发现周围全是些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子,一天到晚只知道上网打游戏,当上大哥的可能简直微乎其微。愿望落空的我只好退而求其次— 既然成不了大哥的女人,倒不如自己在江湖上干出一番事业。而我的野心很大,不愿意成为古惑仔那样处处受大佬弟兄制约的铜锣湾小仔,最好是成为一名云游四方的侠客。

闯荡江湖的条件之一就是要喝酒,就像当年王维写的那样:

「新丰美酒斗十千,咸阳游侠多少年。相逢意气为君饮,系马高楼垂柳边。」

不妨想象一下,将来如果有一天我也在江湖上有了些地位,有幸能在世界某处与各路豪杰相会,小二毕恭毕敬走上前来问英雄喝点什么酒,我却将剑往桌上一拍,大喝一声“一罐可口可乐,要冰镇的。”

多没气势。

可这酒也不是随便就喝的。按照剧本,大侠喝酒一般分为两种情况,第一是人逢喜事,朋友亲人欢聚一堂,推杯换盏谈笑风生。但显然我的亲人绝对不可能和一个小丫头喝酒,而我成为大侠的野心实在有违我在同学心目中的学霸形象,权衡再三只能选择第二种方案:借酒消愁。可偏偏16岁的我过的顺风顺水,即没有爱情的忧伤也没有亲情的烦恼,更没有什么黑道白道的问题需要我去解决,于是喝酒的计划只好一再推迟。

直到2008年八月的那个下午。

那是一个炎热的盛夏午后,即将高二的我拖着军绿色米奇行李箱风尘仆仆的赶到学校。站在校门口看见“xxxx中学”的时候,我忽然意识到自己就这样失去了整整一个暑假,而背后的书包里还背着在火车上连抄两天两夜还没抄完的数学暑假作业,顿时悲从中来。

不过其实当时我成绩不错,几乎没什么学习上的烦恼,老师同学都和蔼可亲,也没什么人际上的担忧。悲痛主要还是因为学校管理十分严格,一个月只能外出一次的规定意味着一旦开学我就几乎失去了全部人生自由。作为一个想要云游四方的人竟然连学校大门都出不去,想到此处,16岁的我几乎要留下泪来

悲痛之余,我敏锐的第六感告诉我 —— 是时候喝酒了!

在保安还没看到之前,我一个转身飞速蹿到了学校附近的小超市,准备一举实现自己「举杯邀月,借酒消愁」的伟大计划。但由于初次买酒缺乏经验,一个不足5米长的货架我竟然逛了整整半个小时。眼看天色渐晚,想到7点还要上晚自习而行李还没收拾,终于把心一横,抽了一罐苹果味的啤酒,也就是果啤,藏掖在怀里,三步一后退两步一回头的走向了收银台。在走向收银台的短短几分钟里我甚至迅速脑补出了付款时可能遇到的各种情况以及应对方案。

比如店老板很有可能以我是未成年人为由拒绝卖酒,而我必须从声势上压倒对方。

“不好意思啊小姑娘,我们酒不卖给未成年人”

“你知道我是谁吗?”

“不知道”

“道上x哥认识不?”

“不认识”

“信不信我找人做了你?”

“不信”

“……”

眼见着连自己捏造出来的演员都不按套路出牌,气的我在脑子里把剧本死得稀烂,根本说不出话来。

没有办法,只好退而求其次。

“不好意思啊小姑娘,我们酒不卖给未成年人”

“叔叔,我是帮我爸爸买的,我想买酒给他个惊喜”

“好吧,那下不为例啊”

所谓大丈夫能屈能伸,管他黑道白道,买得到酒就是好道。

不过显然我多虑了。收银员小哥丝毫没有对一个歪扎着辫子身高不足一米五的小姑娘买酒感到诧异,扫码收钱装酒一气呵成,然后一屁股倒到身后的皮椅上继续面无表情的看《仙剑奇侠传》。而多年以后,已是研究生的我却一次又一次因为没带护照而被各类酒馆门口的保安大叔无情拒之门外。更让人寒心的是每每我记得带护照而得以成功进场,也只是和很多年前一样,喝一杯冰镇可乐而已。

总而言之,我顺利带着酒回到宿舍,并且为了显示自己的英勇,路过保安室的时候甚至还主动向值班老师问了个好。

关于在哪里实现这一具有划时代意义的伟大计划我也做了相当详细的研究。

教室显然不行,虽然离晚自习开始还有一段时间,但想必同学们已经带着极大的学习热情从各处奔赴前线,互相交流寒暄自然不在话下,不过主要目的还是抓紧开战前最后一点时间抄完作业以便向各科老师交差。值得一提的是我的老师们大多十分同情达理。按照惯例,很多老师都会允许我们在开学一周后再上交作业,其中就包括数学。至于其目的,师生之间彼此心照不宣。以我的经验来看,寒暑假作业这种浪费大量生产力且毫无意义的活动早就应该被取缔。首先大家对待这项任务的态度向来十分敷衍,往往只有那么几个思想极其端正的同学愿意牺牲假期的时光来认真完成并且顺带造福整个班级乃至整个年级。而更让人吃惊的是老师对待该作业的态度比我们还要敷衍,在大家牺牲大量睡眠时间抄完所有作业递交上去后,这一沓沓承载着汗水的本子便从此杳无音讯,直到期末再次到来前的大扫除我们才能有机会在办公室的角落里见到早已落满了灰尘的它们。当然想归想,这并不能改变的同学们已经到达教室的事实。

其实操场到是一个不错的地方,视野开阔且人也不多,只可惜没有什么遮挡,在8月武汉将近40度的高温里喝一罐啤酒未免牺牲太大,再加上老师们大多就住在15米开外的员工宿舍,计划实施起来也具有一定风险。最终选定的地方还是寝室,因为这首先免去了我再次将酒带出去的麻烦,而且宿舍的同学要么还没来要么已经去了教室,这正好符合剧本中「独酌」的设定,一切都可以说是相当完美了。

整理好米奇行李箱之后我悄悄掏出了那罐捂的温热的相台春,坐在床沿上小心翼翼的嘬了第一口。

在当时的我的想象里,我是一个独自赶路的夕阳武士。没人知道我从哪里来,也无人关心我要去往哪里。日落的时候,在一望无际的荒原里,有些疲倦的我寻到一处阴凉随意地坐下。将随身佩戴的剑取下来搁在脚边,再从腰间抽出酒壶打开,喝上一口,是上好的相台春。一阵风起,夏末初秋略微泛黄的草轻轻扫过我的脚跟,慢慢闭上眼睛,想起了那个美酒一般的姑娘。

伴着夕阳和想象,16岁的我一口一口喝掉了人生的第一罐相台春。很多年之后的今天我已不再记得那酒是什么味道,只隐约想起那日阳光穿透寝室唯一的一扇小窗悄无声息地照在地板上,平日里原本拥挤的八人宿舍不知怎得变得异常空旷。

如果故事就从这里结束,那么毫无疑问一切都将完美的无可挑剔。可是就在距离我心满意足将易拉罐扔进垃圾桶的一个小时之后,剧本的走向发生了惊人的变化。

因为是开学的第一天,老师在匆匆交代了开学事项之后便宣布晚自习结束。大家顿作鸟兽散,或去操场或回寝室,纷纷抓紧时间享受假期的尾巴尖儿。

而当时的我却稳坐如磐石双目紧闭且满面通红,在开学前就答应帮我给桌子贴纸的黄黄正拿着透明胶一圈一圈往桌上贴。

突然,伴随着胶带撕开时“撕拉”的一声,16岁的我就想像练成火眼金睛的孙猴子刚从炼丹炉里蹦出来时一样“唰”的把眼睛一睁,身体顺势移到桌子一侧就地蹲下,双手挂在桌面保持视线与另一侧的黄黄平行,直勾勾的盯着被我惊的目瞪口呆的她,用尽全力吸了一口气然后在迅雷不及掩耳之时“哈!”的吐出来。

将黄黄吓得一个后仰翻倒在椅子上。
“肖暴暴,你,你咋子哦?!”

“黄黄我嘴巴头有酒味不,哈哈哈”

“你喝酒啦?”

“啊!哈!哈!哈!”得意的大笑三声后我又继续向黄黄靠拢,在离她不到30厘米处再次“哈!”的一口将气喷在她惊恐的脸上。

面前这个在向来只知道学习和看书的同桌突然变成了一个“哈”“哈”“哈”的喷气飞机,黄黄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你咋子咯?!你喝醉啦?!你喝了啥子哟?!”她连发三问,然而并没有得到任何回答。

在坚持给桌子贴完最后一块胶布后黄黄连哄带骗将我带回了寝室。一路上我三步一个跳跃五步一个下蹲,且每一次蹲起都伴随着一声铿锵有力的“哈!”,如果把当时的背景换成嵩山腹地,我就是活脱脱的少林小子。

回去之后我也没能消停,而是掏出手机给通讯录上的人挨个儿打电话。通话的内容竟只有一个 —— 换手机。

那个刚刚过去的暑假我妈带我去看手机,当时少不经事且虚荣心爆表,径直买了最新出的诺基亚5610,满心欢喜以为自己会成为整个班级唯一一个拿最新款手机的人,没想到在开学前两天收到朋友Y的短信说她竟然也买了诺基亚5610。我承认,在「成为特别的人」这一愿望落空之后心里有些小小的失落,但万万没想到这星星之火竟在酒精的作用下燎了整个草原。

好在大部分人都在第一时间意识到我喝醉了,其中也包括我的爸妈,在确保我没有安全问题后简单敷衍两句就纷纷强烈要求我上床睡觉;也有一小撮略微欠缺辨别事情真伪能力的伙伴表示我要是不嫌弃的话可以交换手机,其中有一个甚至记下了我的地址,表示明天一早就给我邮过来,感动的我当场嚎啕大哭。

就这样,我在屋子正中间粉色的小板凳上端坐着,一边哭一边不停拨号,然后不厌其烦一遍一遍重复:

“我想和你换手机,呜呜呜”

“求你了,呜呜呜”

“可是我不喜欢我的手机啊,呜呜呜”

“诺基亚5610,嗯,呜呜呜,红色的,呜呜呜”

“……”

“好好,呜呜呜,好,再见,呜呜呜”

终于拨完了通讯录里的最后一个电话之后已是夜里12点。我坐回床上,抹了抹眼泪看着信息收件箱里一个没有姓名的号码,迟疑了很久,仅剩的一点理智阻止了我按下拨号键。__bk:fd2

然而酒精并没有善罢甘休。我的双手不受控制飞速编辑了一条短信,然后自作主张的按了发送。黑暗中,我泪眼朦胧看着屏幕上闪烁的黄色信封忽然觉得有些恍惚。直到「发送成功」四个大字从屏幕正中蹦出来之后理智才重新夺回了统治权,可惜为时已晚。

我颤抖着手打开发信箱,最近的一条已发送信息里张牙舞爪的躺着一句话:

「我是肖雪,我喜欢你。」

很快收到回复:

「你还是好好学习吧。」

理智和酒精终于在这一刻狼狈为奸:

「我已经是我们班第一名了!」

良久之后他回:

「那你好好玩吧。」

我滑下手机盖,精疲力竭的倒在床上没有再挣扎。15秒后红色诺基亚的屏幕灯光熄灭,我也沉沉的睡了过去。

2008年8月,我喝了人生的第一罐相台春,既没有成为大侠也未能云游四方,而是在不到1%的酒精作用下变成了一匹脱缰的野马,前腿踢翻了在同学心中的学霸形象,后蹄踏碎了还没来得及播种的爱情。

今天再回头看,一切似乎都微小的不值一提,但从此不再喝酒的决定的确是在那时候做出的。

一晃,也近十年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高级模式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本版积分规则

QQ|站点统计|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520工人论坛 ( 辽ICP备17018855号-2 )